很酷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奇幻 > 萌妖偵探奇談
萌妖偵探奇談小說 星梓胡捷小說叫什么

萌妖偵探奇談一麻袋老面包

主角:星梓胡捷
《萌妖偵探奇談》是一麻袋老面包創作的奇幻言情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萌妖偵探奇談》精彩節選:暴斃身亡的男人,昏睡不醒的女孩,被附身的女人,黑暗中蟄伏的怪物......所有的謎團都指向了一個陰謀。來自雪山的雪蟲,可怖的漆黑石頭,失蹤的碧珠,湖面騰騰而起的霧氣......黑暗逐漸逼近,神秘從未遠離。無處不在的黑暗氣息意味著什么?生命的消逝究竟為了誰?...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9-11-04 10:19:4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聽了許久,伊坔算是明白了:“你們的意思是說,碧珠的丟失可能和這個精怪有關系?”

“有可能吧。”星涯看了一眼伊坔,“你的指南針指示的不就是萬安湖,里面還那么多尸體,都是同一個精怪殺的。”

“可奇怪的是......”伊坔想不通了,“碧珠并不在湖里啊。”

“也許在哪個尸體身上?”沈安藝設想。

“不可能。那樣我會找到它的。”伊坔立馬否決了。

“即便在尸體身上也沒用了。”余塵喝了口咖啡,“尸體已經被處理掉了。”

“什么意思?”沈安藝立馬面向他,“難道不應該備案找兇手嗎?”

“兇手肯定是要找的,畢竟里面也死了很多精怪。”余塵不慌不忙,“但這已經不是人類能處理的事了,必須由我來負責。基本的信息我們已經了解了,尸體也就沒必要存在了。尸體太多了,不能引起社會的恐慌。”

“那......你們是怎么處理的?”

“化尸粉。”

沈安藝了然,她想了想,覺得余塵說的對:“獵妖師多數無父無母,一般都獨身一人,即便死去,也沒有人會知道。但是......”她的嗓音有點哽咽,“他們太可憐了。”

余塵默然了一會:“讓他們的尸體早點消散總比泡在水里受辱好。”

沈安藝不再吭聲,看神情像是做了什么決定:“那我就去調查有哪些失蹤了的獵妖師,給他們立好墓牌。”

“不行。”余塵斷然拒絕。

“為什么?”沈安藝急了。

“你必須得到保護,有可能你就是下一個死的人。”

想到湖底那么多死去的獵妖師,星涯表示贊同:“那個精怪恐怕專門殺獵妖師的,萬一你被盯上了怎么辦,你的能力不足以與他對抗。”

伊坔點頭:“他們說的是對的,你還是乖乖待在人多的地方比較好。”

沈安藝憤憤地咬牙,她太想為師父報仇了。可是她很清楚,自己能力不夠。

對了......沈安藝慌張的拿起手機:“我必須要把這件事告訴我師兄師姐,讓他們也小心一點。”說罷就跑到廚房打電話去了。

余塵慢慢品酌咖啡,突然問星涯:“星梓呢?”

“她回精靈族了。”星涯此時也很希望星梓在這里,沒準還能出個什么好主意,“前段時間我們除掉了一只黑暗生物,星梓也受了傷。”

余塵眉毛一跳,抬起頭定定看向星涯。

“她修養了一些日子,胳膊剛好,今天清晨就說要回趟族內。”星涯知道她是為了讓族長凈化那塊石頭才回家的,不過這事也沒必要解釋那么清楚。

余塵抿唇,點了下頭。

“她什么時候回來啊?”伊坔很是好奇,“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她。”

余塵不動聲色地聽著。

“少說也一個月吧,還是有些遠的。”星涯撓撓頭。

......

“那么現在的重中之重就是找到那個精怪嗎?”伊坔開始思考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恩。”星涯點頭,“但光憑咱倆是找不到的,我們需要他們幫忙。”

伊坔看了眼余塵,了然。

大門忽然被急切的拍響,沈安藝正好打完電話從廚房出來,順勢開了門。

胡捷齜牙咧嘴地沖了進來:“余塵,快幫我查查五棟樓的那個小貓妖現在可能在哪里!!”

看他面色蒼白,表情都有些扭曲,額頭上掛著冷汗,沈安藝詫異道:“你怎么了啊?”

胡捷似乎哪里疼的厲害,他大口喘了喘氣,沒有理會沈安藝的話,徑直向余塵走去,面色痛苦不堪又帶著些焦急。

余塵沒有多問,拿出手機查了幾下:“她自己有一家店,現在應該在店里,怎么了?”

“她可能有危險,告訴我地址。”胡捷掙扎著想起身出門,還沒站起來就直直地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余塵立馬扶住他,將他放到沙發上,然后去臥室給人打電話,通報了貓妖店鋪的地址,讓對方現在去尋找貓妖的下落。

“什么情況......”伊坔小聲用嘴型詢問出口,星涯和沈安藝搖搖頭,伊坔便也住了口,看著昏迷的胡捷,他在昏迷中也蹙著眉頭。

伊坔看了一會,發現胡捷的手從進屋的時候就一直捂著胸口,他靠近胡捷,將他的手拿開,才看到鎖骨處有一個黑貓的紋身,此時正一閃一閃發著光,只是顏色越來越暗淡,它每閃一下光胡捷就皺一下眉頭。

“怪不得他知道貓妖出事呢。”沈安藝一看就明白了。

“什么意思?”星涯顯然不懂這些。

“精怪之間的一種修行契約,結了這種契約的精怪,身上就會顯示對方的原型圖案,在這期間,一方若是增長修為,另一方也會跟著增長。不過也有負面影響,就是一方若是受了傷,另一方也會體驗相同的痛苦。”沈安藝聳聳肩,“不過一般來說,只有相愛的情侶才會結這種契約。”

花心浪子居然也會與人結契約,這倒是出乎沈安藝的意料。

“懂了。也就是說貓妖可能受了什么重傷,他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星涯同情地看著胡捷,沈安藝恩了一聲。

伊坔想了想,忽然將手覆到胡捷的鎖骨上,他的手中出現幾縷清澈的水流,在黑貓圖案上反復流動了幾次,胡捷的表情就沒那么痛苦了,他舒展眉頭沉沉睡去。

看著沈安藝一臉困惑,伊坔解釋道:“水流有緩解疼痛的能力,不過也就能堅持一會。我想試一試,看來還是有點用的。”

“這樣。”星涯佩服的看了伊坔一眼。沈安藝眼神閃了一下,想說什么又忍住了。

余塵從臥室走出來,看著昏迷的胡捷:“我要出去一趟,等他醒了告訴他,我去找貓妖,讓他等消息。”

星涯點頭。

天早就黑了,還飄來大片大片的烏云,已經有隱隱的雷聲響了起來。

“看來快要下雨了。”伊坔站在窗前望著天空,心里有不好的預感。

余塵剛走出小區,天就下起了雨。不大,涼嗖嗖的,落在臉上很舒服。他喜歡這樣的天氣,潮濕,涼爽。

電話響起,他聽了會恩了一聲:“我一會就過去。”

懶得開車,他隨手攔了輛出租:“玉成街113號。”言罷扶住額頭,手指修長,一副疲憊的樣子。

玉成街113號是一家飾品店,招牌色彩斑斕的,還閃著五顏六色的光,上面畫著一個黑貓的圖案。余塵仰頭看了會,就進店里了,燈光是柔和的黃色,為這個有些冷的夜帶來了一絲溫暖,各種亮閃閃的飾品閃的余塵有些頭暈。店里已經有一個人了,是精怪管理會的人,除此之外再無別人。

“在哪?”余塵的聲音有點啞。

“在后巷。”那人微微低頭,伸手為余塵指引方向。

余塵看了一眼后門,點點頭。

玉成街后面是一條狹窄的巷子,給店家放垃圾的地方,每日清晨都會有人來收。由于巷子比較陰暗,因此平日過往的人很少。

余塵剛踏入巷子就看到不遠處唯一的路燈下有個女孩躺在那,他停頓了一下,走近她。

雨水靜靜滴落到她的身上,臉上,打散成一片片小水花,卻叫不醒她。她閉著眼睛,一頭漆黑的短發像花瓣般散開,她的五官秀氣,透著些精靈古怪,雨水掉落眼角,自然的流下,就像在哭泣。

她的皮膚早已變的蒼白僵硬,余塵猜想她一定有些冷。漆黑的短發有幾縷粘在嘴邊,唇上透著血色,脖子上是干涸的血跡,雨水又將它浸潤,一縷一縷的血水順著脖子淌下。她穿著一身很俏皮的黑色連衣裙,露出細長緊實的腿,看起來青春洋溢,如果沒有胸前可怖的血洞的話。黑色的衣服掩飾了身上的血跡,地上的卻掩飾不了,血在她的周圍漫了一地,雨水漸漸稀釋了它們,將它們暈染成令人心疼的畫面。

余塵低頭看了許久,直到他的發都被雨水打濕,落到臉上,然而他并不在意。

“等我趕到這里時就已經是這樣的場景了,周圍也沒人發現貓妖已經死了。”

余塵看了眼貓妖緊閉的雙眼,心想若她睜開,一定也是漆黑的眸吧,就像星梓一樣。他輕輕嘆口氣:“處理吧。”

身后的人點點頭,伸手撒出一些粉末到貓妖身上,她很快就化成一縷縷灰塵,與大地融為一體。

余塵突然抬起頭看向高墻上方,那里站著一個人,在黑暗里俯視著他們。見余塵抬頭,他忽地一下消失不見。

“走吧。”余塵當沒看見那人一般,轉身出了店。

“是。”

雨沒有停的跡象,余塵仰起頭看著暗沉沉的天,想起貓妖慘白的臉,腦海中很快又浮現出星梓的臉。

心里忽的一暖。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個雨天吧。

小說《萌妖偵探奇談》 第二十章 死亡貓妖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中国福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