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男主總是不來
男主總是不來桑玦何朔小說結局精彩章節全文

男主總是不來巫靈子

主角:桑玦何朔
主角叫桑玦何朔的小說是《男主總是不來》,它的作者是巫靈子創作的仙俠奇緣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某生靈碎成了渣渣也還是爭得了一線生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仙外有仙,籠罩蒼穹的黑暗散開,大家都在爭先修煉飛升,而她每天都在撿道侶碎片!她的修仙之路向來都是布滿了荊棘正正經經,到底是從什么時候起玩兒成了道侶拼拼樂?只有守住生命的本色,才能不畏風雨中凋零,她表示碎成渣剛好去蕪存菁。此文曾名《爭飛》,又名《凌虐仙二代》《精分俠大戰切片怪》《太玄仙俠行》《爭鳴為仙》《仙鼎》《圍觀三宮六院》《爸爸去哪兒了》《男主總是不來》《我的道侶不可能是滑稽》...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9-11-01 12:13:1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月光傾瀉在高樓,一人凌風而立,齊腰雪白長發閃爍著點點微光,白袍星紋,俊俏溫雅的臉龐,正是大慶帝國的國師關闌。

他仰頭望著天上明月,手腕一轉,鳳簫聲動,一曲悠揚飄落紛擾京城。

正值佳節,街道上熱鬧非凡,玉壺光轉,魚龍飛舞,衣香鬢影間笑語盈盈,沒人注意有一輛馬車輕巧出了城門。

珠簾卷起,一個俏麗的女童望向高樓,挺翹的睫毛閃了閃,兩丸珍珠般瑩潤的眸子露了出來。她的眼珠極黑,比此刻的夜空更深邃,神情冷淡,默然道:“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桑姑娘,好詩!”車夫贊嘆著,不愧是當年名滿大啟的奇女子的后代,只可惜奇人紅顏薄命。這不,接到訊息,姑娘連皇家宴會都沒去,連夜趕往洛城。

桑玦輕閉上了眼睛,低頭不語,嘴角卻略帶嘲諷,這是她娘時常念叨的句子,而她是想跟那個國師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如果不是他當年優柔寡斷,娘也不會被小人算計。

她娘多好啊,纏綿病榻多年還能奮起反擊和便宜爹同歸于盡,身衰竭,氣魄猶在!

想著,她握緊拳頭,努力克制激動的心情,輕呼出一口氣,打開身旁的錦盒,掏出里面晶瑩剔透寒氣四溢的冰玉,沒那么多計較,快速套在了脖子上。

冰冰涼貼著心口,她長舒一口氣,覺得萬分愜意,體內洶涌的火毒燒心的痛苦總算降了些。

一般來講心弱不能多思,她則是心火旺盛,更加不能多思多想,進而煩躁郁悶為心火苗添油加柴。若沒有國師年年提供的冰玉,說不定早就自燃而亡了。

那從胎中帶來的奇特火毒縈繞身心,讓她不得不冷眼旁觀周遭的一切。幼時的一次激動,烈火便燒了整個院子,那些妄圖欺負她的人和保護她的人都在緋紅的火焰中瞬間成了灰燼……

從此她不敢了,憤怒恐懼喜悅都被深深藏了起來,抱著經書與纏綿病榻的娘作伴,明明只有八歲,卻好像已經活過了八十,心如朽木,波瀾不驚。

她娘各種講故事,講笑話都沒用,最后終究看不慣了,于是將人打發到京城來投奔國師,只傳了一封遺書便轟轟烈烈報仇雪恨。有人曾經聽見付家夫人在烈火中揚鞭大笑,快意恩仇隨煙火而去。

國師曾言:“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正拿著一雙小木劍在花園戳螞蟻,口中說著些升級之類奇怪的話;第二次見她,風華滿京城,名譽動四洲,鮮衣怒馬,明媚鮮研;第三次見她,違抗圣旨,誓死不進皇家門,不做太子妃,在燈會中撕掉三張白紙提著最美的宮燈一騎白馬瀟灑離去;最后聽聞她偶然與一商人之子一見鐘情,結發為夫妻,消失在了紅塵中。”

桑玦聽完將她娘的遺書遞給他,面色沉靜,仿佛說著外人的事:“并非如此,婚姻是一場交易,只是有人貪心不足毀了契約,而我只是一個意外。她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從未想過成婚,而國師大人卻不收她入門斬斷紅塵!”

“寧勸十人歸家,不勸一人入道。”國師揮袖將她送出摘星樓下,聲音淡淡,“你可愿入我門下?”

“……”桑玦不記得自己當時是什么表情,唯記得當時想到了娘說國師愛蘿莉的閑話,比如放著一大堆天驕哭著喊著要死要活不得入門,他卻不顧皇家硬搶了前太子的遺腹女錦惠公主當弟子,生生斷了一個女子的凡俗榮華……

“抱歉,國師大人,我要遵循娘的遺命找到爹。”

“你爹的星我看不見,恐怕已經不在這個世上。更何況對方未必知道有你的存在,畢竟當初……”

桑玦搖搖頭,雙眸抬起放出堅毅的光:“我娘也這般想,所以一直很愧疚,但他是受害者,也是因為他輕信無能才害了自己害了旁人,我沒有別的想法,只是想去看看,順便將他落下的玉玦還回去,也不負我的名了。”

關闌挑了挑眉,抬袖伸指掐算了一下,倒吸一口涼氣:“不妙啊,難怪如此,你這名字大兇!”

“風云蔽月之象,有才智多謀略。雖有成就大業,博得名利的實力,但因其過剛而頻生意外的災患,內外不和,一敗涂地,困難苦慘不絕。若主運有此數,又乏其他吉數以助,多陷病弱、廢疾、孤寡甚至夭折,妻子死別、刑罰、殺傷等災。為萬事挫折非命至極,故也叫短命數。若先天有金水者,可成巨富、怪杰、偉人……”他猛然望向她,“然而你卻火毒纏身,難以調劑金水,必死之局!不行,你必須留下來放卻一切塵緣重取道號行與世間方得安寧。”

桑玦也是嚇了一跳,然而她惜命卻也有必須要做的事,最終還是搖頭拒絕成為這種聽個名字就看出命數的神棍:“名字而已,難不成馬上改名就狗蛋傲天,我的火毒就能好么?”

關闌見她固執也沒強求,他一向隨緣,給了她保命的極北冰玉之后讓她回去好好想想,“成功雖早,慎防虧空,內外不合,障礙重重。然而命數運動不止,希望你能想通,我想小言會很喜歡有個師妹。”

桑玦道謝離去,她知道小言應該就是那位錦惠公主謝挽言了,當年娘拒絕了做太子妃,所以謝挽言應該比自己還要小一歲,身世也算得上離奇。

然而這些都不關她的事,回望京都,萬千燈火竟與天上明月爭輝,好一個盛世景象。

繞過街上稀疏懶散的巡邏士兵,桑玦毫不留念這繁華,摸了摸懷中的錦盒,捏了捏袖中手腕上系著的一枚碧玉玦登上馬車,踏上了回家的路。

她的家在花都洛城,這時節卻也百花凋零,唯有那守住生命之色的根才能不畏風雨。此番回去,她要送逝去的人落葉歸根,也要去尋找自己的過去和未來。

城門之外,官道泛著白光,一路向北,彩云追月,隱現漫天星斗漸漸傾斜在天外……

小說《男主總是不來》 第二章 桑玦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中国福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