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美男夫君有點邪

更新時間:2019-06-18 17:18:54

美男夫君有點邪 已完結

美男夫君有點邪

來源:青墨云作者:云墨微染分類:穿越主角:衛鳶尾云邪

主人公叫衛鳶尾云邪的小說是《美男夫君有點邪》,本小說的作者是云墨微染最新寫的一本穿越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現代外科整形醫生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府最為唾棄的野種,姨娘將她吊起毒打,長針扎入指甲縫,血肉剝離,逼她給五十歲的將軍做續弦夫人!一道突如其來的圣旨下來,要丞相府千金嫁給殘暴無道,冷血薄情且毀了容瞎了一只眼的邪王!一時間府上誠惶誠恐,她又被綁上花轎嫁入了邪王府。傳聞邪王一連娶了四個老婆,且都沒有一個能活過一個月!昨日邪王的第四任王妃剛死,皇上就下令讓邪王迎娶了第五任王妃!眾人皆以為她活不過新婚當晚,然而第三天回門日,她回到丞相府,修理姨娘,虐打奴才,將丞相府攪得天翻地覆,雞犬不寧,而這一切都是邪王默認并支持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只是什么?”云邪修長健碩的身上披著一件單薄的外裳,胸前的領口微開,漆黑的眸光中幾絲情欲與熾熱還未完全消退!

“只是,今明兩天都不能洞房!”太醫不敢看云邪的眼。

太醫一進來就感覺到房間中的曖昧,旖旎氣息,自然他說這番話出來,著實是不太合適宜!

“為何?”云邪冷然問道。

“因為老臣開的藥有瀉藥的成分,王妃吃完定然會要去茅房,這一整夜估計都不得休息,到了第二日身體肯定受不住,需要好好休息!”太醫實在不敢說了。

要是王爺喜歡折騰,他也沒辦法!

云邪看了一眼在床上疼的翻來覆去的衛鳶尾,轉過身沉聲道:“玄離跟太醫去抓藥!”

太醫聽到這狠狠的松了一口氣,當即拎著自己的小藥箱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

云邪在床旁坐下,緊裹著棉被著的衛鳶尾疼的冷汗直冒,而在棉被下,衛鳶尾可是未著寸縷,云邪按壓了下太陽穴,平穩下呼吸,今日他就暫且放過她!

隨后起身執起水中的毛巾,替衛鳶尾擦拭臉上的汗水。

第二日清晨,天剛蒙蒙亮,關于丞相府將當初衛夕霧與外面男人結合生下的野種嫁入邪王府的消息,便傳遍了京都的每一個角落。

本沉寂十幾年的流言蜚語,再一次在街道巷口傳開!

金鑾殿上,皇上更是怒不可遏,他下旨讓丞相府的千金出嫁,結果衛丞相這個老狐貍,竟然讓一個野種替嫁。

可是皇上卻也沒有辦法,畢竟衛鳶尾身上流的是丞相府的血脈,又是嫡女所生,也算得上是丞相府的千金。

這讓皇上無從借口處置衛丞相。

“皇上,衛鳶尾雖說是夕霧不守婦道產下的子,身份確實不光明,可畢竟是老臣的外孫女,這十幾年來都是以嫡女的身份相待,沒有苛刻半分,旁人有的,衛鳶尾也有,旁人沒有的,衛鳶尾也都有,老臣對衛鳶尾也是格外的上心,請了先生教導衛鳶尾琴棋書畫,在教養方面比起其他千金沒有任何差別!”衛丞相面對皇上的盛怒,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這些,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皇上一聽更是找不到理由,反倒將眼神落到殿上的一襲紫色云紋袖蟒袍的云邪身上。

云邪所說毀了容,瞎了一只眼,嗜血殘忍的脾氣人人生畏。

但是卻在整個朝廷中都是舉足輕重的,更是受皇上的重視,要知道整個東楚國的一般江山都是靠邪王撐起,若不是邪王在敵軍大舉入侵東楚國時,云邪帶領將士,奮力抵抗,且在幾年間讓日漸衰老的東楚國逐漸強大起來,恐怕東楚國早已亡國!

所以邪王是其他皇子中最早封為親王,切賜予封地的人!

只要云邪對這樁婚事滿意,他自然不會再說一句,若是不滿意,那他就在下旨賜婚。

而一身紫色云紋袖蟒袍的云邪只靜靜的站在殿旁,沒說一句話。

沉默,便代表對這樁婚事不反對!

皇上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這件事也這么過去了。

接著殿上自然而然的便討論到已死的李將軍身上!

李將軍死在丞相的府邸上,這件事自然要丞相府給出一個交代。

卻見一直不語的云邪站出身說道:“當晚兒臣去追刺殺第四任王妃的刺客,刺客逃入丞相府中,當時李將軍正與床上的一名女子翻云覆雨,因醉酒,加上年事已高,一下就被刺客所殺,兒臣趕到時,李將軍已經躺倒在地,兒臣便動手殺了刺客,也算是替李將軍報仇了!”

云邪一番話說出來,如濤石巨浪般,讓大殿上一片議論。

李將軍在丞相府與女子在床上歡愛,這是一件多侮辱門風的事情,若說是丞相府的丫鬟,李將軍完全可以帶回自己的將軍府,為何偏偏要在丞相府。

一下關于床上女子是誰的言論,被朝中大臣激烈的討論著。

衛丞相即便臉皮再厚,也終歸是掛不住這張老臉,連忙上前解釋:“皇上,臣的小女已與李將軍定了婚事,邪王當日在床上看到的女子便是老臣的七女兒衛玲瓏,李將軍被殺,臣的小女十分痛心,堅持要完婚嫁與將軍府為李將軍守寡!”

衛丞相這么一說,立時殿內的議論聲便小了一些。

雖說女子未婚便與夫家顛龍倒鳳,著實有損體統,不過衛家小姐如此癡情,甘愿入將軍府守寡,也算是癡心一片。

然在場的人都清楚,什么癡心一片,身子都已經被李將軍玷污了,除了守寡便只能老死在丞相府了。

衛丞相步步為營,怎會留一粒無用的棋子在身邊?

云邪轉過頭漆黑的眸光看向臉色無常的衛丞相,不愧是一朝丞相,竟敢在皇上面前顛倒黑白,且面色如此淡定從容!

下了朝,衛丞相謝邀了其他同僚的邀請去廣陵樓一聚,他要趕快回府,將外面的風言風語給壓制住。

更是要好好的回去發一通火,讓府里的主子丫鬟都安分一點兒,竟給他做出這種有辱門風的事情!

“丞相大人……”一襲淡紫色云紋袖蟒袍的云邪突然出現在丞相門前。

衛丞相立刻弓腰:“臣參見邪王。”

“丞相大人的胸襟如此寬廣,竟將人人唾棄的外孫女一直盡心盡力的養在身邊,真是讓本王佩服!”云邪微挑起漆黑的眸,冗長的語氣自嘴中緩緩吐出,自是形成一股無形的壓力朝丞相襲來。

丞相低下眸子,知道邪王話里有話,然嘴上只能說:“王爺言重了,王妃身上畢竟流著丞相府的血脈,老臣自然不能不管不顧!”

“不知道丞相說的那一句,旁人有的,王妃也有,旁人沒有的,王妃也都有,這句話是何意?是不是王妃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在丞相府其他千金身上也有,還是只王妃一人身上有?”云邪淡漠的語氣中分明多了幾分凌厲,漆黑的黑眸早已染上寒意。

那長年征戰沙場的凌人氣盛,讓衛丞相一時啞了嘴巴。

衛丞相臉色迅速一變,臉色十分的難看。

衛鳶尾被姨娘,舅母,小姐,丫鬟欺辱,他自然知道,只是沒想到會讓衛鳶尾渾身上下都是傷。

小說《美男夫君有點邪》 第七章 催情酒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歷史小說
  3. 鬼怪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国福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