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爺,妾身要無禮了

更新時間:2019-06-17 11:30:13

爺,妾身要無禮了 連載中

爺,妾身要無禮了

來源:微小寶作者:千亭分類:言情主角:素素金子秋

甜寵新書《爺,妾身要無禮了》由千亭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素素金子秋,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歌妓,卻不幸生在風云變幻的年代,為了活著一心只想爬上貝勒爺的床,慢慢的接觸之中,她才發現,貝勒爺慢慢教會了她太多。他身在泥濘也是滿身光芒,而她就算懂得再多,也還愿為一人飛蛾撲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宴會舉辦的很是隆重,街道上敲鑼打鼓地震天響,我唯唯諾諾地跟在金子秋的身后,一身湖藍色的旗袍,是金子秋特意讓我去取的。

原本對那些身穿旗袍的女子羨慕的緊,如今真真是穿在了自己身上也沒那么激動了。

若是胭脂還在就好了,想到這里我的眼眶還是紅了紅。

“金爺里面請!”小二吆喝的聲音驚動了不少人,包括胡思亂想的我。

我稍快幾步跟上前面的金子秋,這樣的場面以前阿媽雖然教過我無數次,可這卻是我第一次站到大眾的面前。

金子秋突然的停頓,令我撞在了他的后背上,還未嗅到他身上的清香便一個激靈連忙站好。

“別發呆,帶你來這里不是讓你來丟人的。”

他的聲音冷冰冰的,似是別人欠了他幾萬兩紋銀似得。

嵯峨博文同嚴君華早已在包間內等待著他的到來,我卻第一眼便看到坐在他們二人旁邊的女子。

明眸皓齒,閉月羞花,沉魚落雁……

我終于明白了那些描繪女子秀美的詞語,原來真的有這般好看的女子。

在我出神的時候金子秋已經落了座,我卻只能站在他的身后。

“金貝勒對我上次提的事,考慮的怎么樣了?”嵯峨博文說話的時候那小胡子一動一動的,煞是有趣。我只得忍著笑意,心情輕松了些許,沒了先前的緊張。

金子秋揉搓著手指尖的餐布,他顯然是不支持開煙館的,“你那煙館不是已經開了起來,還在意爺的意思?”

大煙害人,我曾聽到街邊的人談說到,他們東瀛人不允許吸食大煙。既然他們都不用,那開這煙館僅僅是為了掙錢,還是另有他用?

嵯峨博文卻嘿嘿一笑,說道:“金貝勒的支持還是對我很有幫助的。”

“若是僅為了這個事,嚴將軍犯不著屢次請爺了。”

金子秋態度強硬,餐桌上的氣氛頓時僵硬起來,眾人皆不敢率先開口。

我站的腳都有些麻了,他們卻還能僵持著。

良久,桌上唯一的女子終是開了口,“哥,人家金貝勒不愿意就算了嘛。大家坐在一起開開心心地吃飯,何必鬧得如此不愉快。”

“就怕金貝勒看著我這煙館開著不順眼,我這也是好聲好氣地跟他商量嘛。”嵯峨博文柔聲細語的模樣,倒像是疼愛妹妹的好哥哥。只是金穗子看金子秋的眼神,讓我很不開心。

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愛慕,傳聞果真不可信,竟然傳成嚴君華求娶金穗子。

“你們這大煙館開起來害人害己,嚴先生之父又為兩朝重官,你們想一同攬銀子并非不可,偏偏在圣上眼皮子下,未免有些過分。”金子秋并不理會嵯峨博文的奉承,依舊冷冰冰地說道。

這話一出就連金穗子的神情都陰沉了下來,可她眼神中的擔憂,依舊令我很是警惕。

“爺,人家的地盤上還是低調點好……”我貼到金子秋的耳邊小聲說道,我擔心金子秋,更擔心我自己。金子秋他好歹會些把式,而我就是個拖后腿的。

說罷我便退到金子秋身后,希望早點結束今兒的宴請,不過是幾個位高權重的人坐在這里打口水戰罷了。

“這大煙可是個賺錢的好東西,金貝勒不想參與,不參與就是了,此后也別摻和這事就好。”嵯峨博文冷笑著說道,似是在笑金子秋不識趣。

雖然金子秋心高氣傲,但是事關他們兩人的安危,應該會再三考慮吧。

我念頭還未去,金子秋冰冷地聲音便響起:“爺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你們這煙館別在這里開,就算你開到北平,爺都不管。這里是爺的地盤!”

“好大的口氣!”嵯峨博文頓時氣了,可能他原本也不想和金子秋鬧僵,金爺的脾氣著實大了些。

我有些怕,這樣的場面我還是頭一回參與,何況這空蕩的房間他的聲音簡直震天響。阿媽教的都是禮儀,卻沒教暴怒的人如何息怒……

“爺是這城里的金貝勒,你想禍害這城里的人還早了點!”金子秋聲音雖然沒有他的大,但是氣勢卻絲毫不在他之下。

僵持的氣氛搞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宴請最后草草了事,金子秋黑著一張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了貝勒府,金子秋便去了白燕子那,就連一個吩咐都沒給我留下。我便回了房,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做幾個小物什來打發時間。

先前那兩個團扇就當它光榮犧牲了,這回就是金子秋開口要,我也要堅守底線,堅決不給。

“素素,金爺說要你去書房伺候。”

來傳話的人竟是白燕子,他羨慕的神情,仿佛我受了什么恩賜一般。

我放下手里的虎頭鞋,趕忙朝書房走去。

我可不敢怠慢了金子秋那個瘟神。

看著金子秋低著頭看書卷,我只得站在門口靜待,直到他放下手中的東西。

“金爺……”我有些怕,他的身邊從未有過貼身侍女之類的,萬一金子秋是什么暴力傾向虐待狂,那我豈不是脫離了煙花巷這個狼群,又進了金子秋的虎口。

“今兒這事,素素怎么看?”他依舊低著頭,我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只能感受到他平淡的情緒。

思索了片刻,我說道:“嵯峨博文并非真的想將金穗子嫁于嚴君華,恐怕只是為了開煙館而進行的聯姻,那金穗子喜歡的……”是金爺你。

這話我沒能說出來,我怕金子秋一個沖動娶了那金穗子。他嵯峨博文寵這個妹妹,若不是為了開煙館,怎的舍得將她嫁于嚴君華。

何況那金穗子喜歡的是貝勒爺。

“你也看出來了,既然如此,現在只需要一個人出現在他們二人之間,便能阻止這聯姻。”金子秋不懷好意地看著我。

看得我一陣惡寒,心中滿是不好的預感。

“金爺說的那個人……不會是素素吧?”我依稀地看著金子秋,若真的如同白燕子那般所說,他怎么舍得將我拱手讓人。

可下一秒,金子秋的話卻仿佛令我墜入冰窟。

“當然是你。”

小說《爺,妾身要無禮了》 第15章 金穗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搞笑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国福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