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你為什么不離婚

更新時間:2019-06-17 11:23:03

你為什么不離婚 已完結

你為什么不離婚

來源:有書閣作者:姬流觴分類:言情主角:寧悅何寬

小說主人公是寧悅何寬的書名叫《你為什么不離婚》,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姬流觴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在這樣的社會里,離婚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艱難的。因為,它是有代價的,能瀟灑離開的女人都是有資本的。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當你對生活還抱有希望的時候,當你還有責任的時候,你會發現,離婚只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尤其是女人,要面臨更多的難堪和絕望。婚姻盡頭,潦倒的女人能不能體面的結束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秦燦和寧悅一前一后進了辦公室。看到秦燦的辦公室的門關上后,潘潔跑過來問寧悅到底怎么回事?寧悅也不隱瞞,把事情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至于樓梯間發瘋那段,如果不是腦袋某個部位還隱隱有點疼,寧悅相信一定是自己在做夢!

潘潔恍然大悟,鐘天明在旁邊也聽到了,接話道:“你們說,羅總究竟哪點不好,怎么秦主任就非得真對她呢?”

潘潔搖搖頭:“其實要說呢?唉,不可能啦!”她欲言又止,反倒激起了鐘天明的好奇心,寧悅也好奇的看著她。

潘潔眨眨眼:“就是——秦主任剛來公司的第二個月就趕上年會。法律部呢也不知怎么安排的,就讓羅總和秦主任一起唱了首歌。還是老歌,叫什么《相思風雨中》。那羅總長得挺好看的,秦主任也帥,又唱的是情歌,連董事長都說他倆挺配的。結果四個月后,秦主任就用廣告那事兒把羅總坑了。這種話也就沒人提了。”

“啊?那羅總呢?”寧悅好奇的問。她沒見過羅總,一開始聽秦燦“娘們兒”“娘們兒”的喊,還以為是個胖大媽,現在看來,應該也是個單身美女。

潘潔一揮手:“羅總也生氣啊!明著暗著壓秦主任。那些人瞎湊CP,這倆人根本不是冤家,絕對是就是死對頭。相看兩相厭!”

鐘天明補充一句:“我看,秦主任眼里只有羅總那個位子。別說羅總,就是你我,對,寧悅也算上,誰占那個位子,誰就是秦主任的仇人!”

寧悅笑了:“秦主任其實真的挺有才的,他應該往更高的地方走。這很正常。“

秦燦的聲音突然響起來:“你們干什么呢?“他手里拿著一摞文件,”潘潔,把這個復印了,然后歸檔。嗯,你整理一下去年5月之后的檔案,按照內調問卷做個表格給我。“

秦燦甩手進去了。潘潔輕聲哀嚎,寧悅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我幫你復印吧。歸檔我可以做一點,不過可能做不完我就得走了。“

“沒問題,沒問題!“潘潔抓住救命稻草,一疊聲的說,“多少都是活,蚊子再小也是肉!多謝多謝!”

寧悅點點頭,拿起文件走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可是自己為工作設定的底線,似乎出現了一些松動。也許她不改幫這個忙,也許自己多慮了不過是舉手之勞,寧悅心里沉甸甸的。

復印機嘩嘩的運轉著,寧悅打住思路,去旁邊的會議室整理檔案了。

下班的時候表格沒有做完,寧悅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計劃,和潘潔打了招呼,按時走人。接上胡子淵,寧悅習慣性的跟他聊著公司里的事,提到了自己工作量的增加。

胡子淵小嘴一撇,說:“媽媽,你不是說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能推給別人么?你不應該幫那個秦律師做的。看我,自己的衣服都自己穿。我要穿很久呢!都沒有叫媽媽幫忙!”

胡子淵的小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一臉的委屈不忿兒!

寧悅啞然失笑,那些疼痛和疲憊一掃而光!

到家以后,意外的發現胡成正和爺爺聊天,春風滿面的樣子。寧悅愣了一下,點頭算是打招呼,胡成迎過來,狠狠的抱住胡子淵,重重的的親了一口:“想不想爸爸?!”

“想!”胡子淵大聲的回答,“爸爸,你應該先抱媽媽呢!囡囡說她媽媽說爸爸最愛的人是媽媽,所以應該先抱媽媽。只有寶寶身邊是阿姨的時候,才能先抱寶寶哦!”

寧悅正在準備換衣服,聞言看向胡成,兩人都是一愣。胡成笑著過來抱了一下寧悅,寧悅手搭在胡成的肩胛骨,輕輕一碰,隨即離開。

“可以么?”胡成依舊問胡子淵,胡子淵滿意的點頭,高高興興的玩去了。

胡成這才看向寧悅:“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寧悅反問,“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早?”

“哦,我今天去銀行還了一半的貸款,咱們的房子抵押已經解除了。所以,我把這個好消息趕緊告訴爸媽。”胡成喜氣洋洋,顯然公司的運營之好讓他非常滿意,“我準備辭職了。”

他躊躇滿志的說。

寧悅張張嘴,想說什么,又看了一眼胡成。他看著她,眼神卻是虛的;他的喜悅濃重的幾乎快凝成了實體,卻絲毫沒有傳遞給她。他面朝寧悅,卻越過她的目光,虛遠的像是向全世界宣布。

寧悅嘴角一扯,還想著恭喜的話該怎么講,胡成已經轉身去跟兒子玩了。

他甚至不需要她的贊美。

寧悅在自己的劇本里,默默的劃去一項。她需要做的,似乎越來越少了。

家里洋溢著濃濃的喜氣,在這氛圍中,寧悅變成一尾游魚,在外圍游蕩著。冷眼旁觀這個家庭,寧悅覺得自己好像生活在兩個空間里,面對兩個互稱。

一個胡成,出現在這個空間。在溫暖舒適的房子里,他是一個負責任的丈夫,關愛孩子,贍養老人,其樂融融。一家人一起用餐,有說有笑。

另一個互稱,出現在她的手機里。在她保存在銀行的保險柜的檔案里,英俊瀟灑,美女如云,風流多情。獨留她——他的妻——面對無盡的黑夜和獨自一人的輾轉反側。

哪個才是真的胡成?

為什么他可以一邊享受家庭,一邊卻背叛婚姻呢?

看著胡成崚嶒的眉眼,寧悅發現,自己這么多年好像從未真正了解過他。

當她沉入戀愛,走入婚姻,她看到的,是一顆閃閃發光的靈魂。這顆靈魂有著逼人的才氣,野心勃勃卻霸道貼心,能給她徹底安全感的一顆靈魂。而這個靈魂隨著婚姻,附著在這個叫胡成的男人身上,然后隨著這個活生生的男人的一舉一動而逐漸被撕碎。

他愛過自己么?

或者——

他的愛,其實和自己需要的愛,不一樣吧?

寧悅突然發現自己可能犯了一個邏輯錯誤:基本概念不統一的情況下,衍生出的任何論證推理判斷決定,都是錯誤的。

這一場婚姻,竟是一個自始識人不清的錯誤。然而,這一場婚姻,畢竟有一個無法忽視的結果——胡子淵。

改正錯誤,能把胡子淵再塞回肚子里么?

“你把工作辭了吧!”孩子睡了之后,胡成走到寧悅的書桌前,拿起本書隨便翻著,漫不經心的說。

寧悅一愣:“為什么?”剛剛峰回路轉虛驚一場的留住這份工作,怎么又要辭了?

“我的公司發展的很好,接下來就是準備吸引投資。一輪輪融資之后準備上市。爸媽年紀大了,你專心帶好子淵,別的不用操心。”

“子淵漸漸大了,我如果再不工作,以后就沒機會了。”

“你還要什么工作機會呢?安心做我的妻子就好。”

寧悅心口一噎,一句話脫口而出:“萬一哪天你讓我這個妻子下崗,我怎么辦?”

“所以,你要全心全意的做好妻子,不要讓我fire你么!”

胡成哈哈大笑,似乎對這個明顯地位不平等的比喻感到極為滿意。

寧悅唯恐驚動睡著的胡子淵,趕緊阻止他繼續大笑下去。面皮扯動的微笑,已經擋不住周身的寒意。一股冷戰油然而生,她的嘴唇有點哆嗦,問道:“所以,做不做你的妻子,是你說了算么?”

胡成得意的說:“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說了算誰說了算!放心,有我保護你,你不需要擔心什么!不說別的,你今天是不是差點被開除?然后又突然變成調崗。那個秦燦是不是乖乖的就把你留下了?!”他露出算計成功的微笑,“你記住,我胡成的人,只有我們開除他們,誰也不許辭退你!這是我的面子!”

寧悅看著胡成方正的下巴,聽著他擲地有聲的宣言,好像突然回到了戀愛時。那時,胡成也是這樣堅定的說:你是我的人,我絕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那時自己感動的涕淚交流,卻忘了這世上——被人保護者,恒被人傷害。

“聽我話,明天去辭了吧。”胡成又強調了一遍。

寧悅道:“如果我不辭,你讓我下崗么?”

胡成瞇起眼睛,仔細打量著寧悅,忽然笑了:“為什么?”

寧悅想了想,“你真是只為了不讓我被開除么?還是因為我在法務部,可以做什么?”

胡成呵呵一笑,拍了拍寧悅的肩頭,伸出大拇指,“不愧是我老婆。不過,本來我也不打算讓你摻合進來。你辭職最好,如果不辭職——“

寧悅等著。

胡成頓了頓,看了一眼寧悅,沒有說下去。

不過一個短暫的停頓,寧悅卻感覺到胡成瞬間起來的狐疑不決。

胡成直起身,似笑非笑的說:“算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把家里弄好,工作——能辭還是辭了吧!”

說完,一邊回復著手機里的訊息,一邊搖搖擺擺的走出書房。外面窸窸窣窣的穿衣聲之后,房門打開又關上。

不知今夜胡成宿在哪里?

寧悅頹然的靠向椅背,腦子一片空白。待回神時,已經淚流滿面。

她的世界是一條狹長的走廊,一頭連著手機里的地獄空間,一頭連著這個家里的天堂餐桌;她在天堂與地獄間交替穿行,每走一步都是的抽筋扒皮的痛苦。

寧悅不知道是為了跳出地獄,而打碎天堂;還是為了保留天堂,就那么承受來自地獄的烈火?

但有一點她很清楚,天堂是胡子淵的天堂,地獄卻是她寧悅的地獄!

小說《你為什么不離婚》 第18章 保護者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都市小說
  3. 修仙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国福彩新快3